蜃无渊

欢迎一起来抽风(。・∀・)ノ゙ヾ(・ω・。)

【短短短短的小段子】我可能不爱你了

【盾铁】


我可能不爱你了

否则为何看着你的墓碑我没有哭泣

没有悲伤

除了几滴从心口缝隙里流出来的泪水

我什么都没有了


我可能不爱你了

否则怎么解释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已经看不清了呢?

你的金发不亮了

你的眼睛不蓝了

你的笑容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咦?你怎么还在我的心里

【绿虫虫绿】

绿

我可能不爱你了

你看穿梭在水泥森林里的那个人

他身形矫健

轻盈的像是只鸟

可我却无动于衷

哦,原来那不是你


我可能不爱你了

忙忙碌碌的生活让我很少再想你

只是每到夜深人静

我总偷偷跑到你的墓前

再看看你

【锤基】


我可能不爱你了

你伤害了我们的父亲,伤害了我爱的女孩,伤害了我的王国

也伤害了我

你是我弟弟又怎样,我不可能再爱你了

看着你渐渐失去生气的脸,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大梦初醒,痛失吾爱


我不爱你

我不爱任何人,除了我自己

还有母亲

还有你的......我们的父亲

顺便也可以施舍点给你愚蠢的臣民

所以 你可不可以也爱我?

【卡配罗】


我可能不爱你了

听到你的名字我也只是笑笑,告诉他们我们许久不见

只是给孩子念童话的时候我偶尔会想

王子和王子的结局是不是也可以是

永远幸福的在一起


我可能不爱你了

我们都是男人,都有自己的事业,各自的孩子也都一天比一天大了

爱不爱的不重要对吧

可我还是想知道,如果我还爱你

那么你呢

【蝙超超蝙】

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还早,不着急,你个路易斯呢?

快了,这个圣诞节之后吧


布鲁斯

嗯?

我可能不爱你了

嗯,我也是

【卡配罗】某个午夜电台的节目记录

这里是不能告诉你广播电台,这是昨晚来自不同地方的几个人对我们的倾诉。


罗德里格斯小姐


我最近很苦恼。


我和男友认识两年多了,我们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为了和他在一起我也努力做好一个妻子和母亲。


唔(思索的声音),所以,我以为我们好事将近,可我亲爱的他却连订婚这件事都矢口否认,我知道他很爱我,也知道他事业心很重,可是我真的想穿婚纱,做他的新娘。难道是我做的不够好吗?还是......哦,抱歉,他回来了。


(通话中断)





阿维罗先生


我?我没什么想说的,骗你干什么,我可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妒忌的男人(停顿)


为什么打这个电话??(不屑地嗤笑)


你少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打电话还需要理由吗?


(又一次停顿)我要结婚了,就是,这是迟早的事对吧?她人很好,对我儿子也很好,但我工作很忙,


(再次停顿)我是说,你不能爱情事业兼得对吧?


(长长的停顿之后)还有,还有他,我不是很确定......其实我也知道不可能,但是,万一呢?万一他第二次选择了我呢?


你了解?你了解什么!你什么都不了解。


(电话被听众挂断)





迪亚斯小姐


我订婚啦!!!!!!(超大声)


咳咳,抱歉抱歉,可这对我来说意义真的,非常非常,重大!那是他诶!他被所有人爱着,却偏偏选中了我,哇偶!你们能想象得到吗?这对我来说是第二棒的纪念日!第一棒的?当然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啦!


我要去参加聚会啦,今天,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通话中断)




里卡多先生


晚上好,亲爱的小姐。


我今天求婚了,又一次......每一次都很顺利,每一次也都让我觉得快乐......为什么不呢?我亲爱的小姐,我与爱情缔结婚姻,与上帝同在......不,小姐,我很开心......是的,我心里曾经有一个人,可那又怎样?


唉(一声叹息),我的小姐啊,他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特别的,可在我的梦里,他不应该出现。


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晚安,我的小姐。


(电话被听众挂断)



END


【新年快乐!】新年点梗惹

我不是个喜欢计划的人,但是,2019年就这么来了呢!新的一年,希望lof上的诸君一起加油!冲鸭冲鸭^0^~


所以请把喜欢的cp梗给我吧!雄起ლ(`∀´ლ)


新年写,过年更(不是。。。)


可写cp:盾铁  绿虫  锤基  蝙超  蝙蝠家族   亚梅  博晴  卡配罗   哈德


【HP同人】快要坏掉的八音盒

于是,我终于对HP下手了。。。写完发现自己写的好像很矫情。。。

果然离优秀粮还有很长的距离。。。。

存在人物OOC,尤其是《被诅咒的孩子》已经看了有一段时间了,有些设定没记住。。。

另外文中提及歌谣是非常著名的《绿袖子》,据说是亨利八世(就那个,娶了六个媳妇的,伊丽莎白女王的老爹)为自己心爱的绿衣女所作,很久以前就想自己翻译一下来着,但是,因为懒,所以就不了了之了。。。百度译文如下:

啊,我的爱人,你错待了我,
抛弃了我你无义又无情,
我已经爱上你,啊,这么久,
有你陪伴多高兴。
绿袖子是我快乐的全部,
绿袖子是我全部的欢乐。
绿袖子是我金子般的心,
只有她才是我的心爱人,
绿袖子。
如若你想要这样,
那会使我更高兴。
即使这样我仍会
做一个爱情的俘虏。
绿袖子是我快乐的全部,
绿袖子是我全部的欢乐。
绿袖子是我金子般的心,
只有她才是我的心爱人,
绿袖子。
呣呣……
绿袖子,你要告别离去,
我祈祷上帝为你保佑,
但我还是你的恋人,
回来吧,把我爱恋

http://www.mtslash.net/thread-275028-1-1.html


【卡配罗】两名足球运动员在更衣室厕所发生关系被拍,事后其中一人不思悔改




     伪新闻体,这条新闻实在太过沙雕了,所以真的没忍住。









      据天空体育12月9日报道,两名来自意大利不同俱乐部足球运动员趁中场休息期间在洗手间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但令人喜闻乐见的是,这一过程被同时使用洗手间的尤文图斯队员用手机拍摄下来后曝光。


         涉事的两名足球运动员(或者前足球远动员)属于或曾经属于不同俱乐部,他们在更衣室的洗手间里发生性关系,这两名匿名男子,一名来自尤文图斯,另一名曾经来自AC米兰。当时两人没有控制自己的冲动,停下手边的工作即刻在洗手间发生关系。对于这二人的行为,多数吃瓜球员表示“他俩这不很正常吗?”


       然而,这两位球星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正被一个同时使用洗手间的人拍摄。对此,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迪巴拉先生表示:“本来我准备装作啥也没看见,但他俩实在是太过分了。你就拿你自己想,你当时正光这个屁股自由飞翔,旁边的厕所墙“咣当”就砸你身上了,然后上面那俩三十多岁的大叔还不打算停。你说你气不气?”该言论随后被迪先生矢口否认,但本报还是记录了下来。


       而另一份臭名昭著的体育报纸还表示,这两名足球巨星是两个“高大漂亮的男人”,平时本报是不屑和这类报纸苟同的,但关于这一点,编辑个人不得不表示赞同。


      这个突发情况在足坛方面上引起了小小的骚动。据称尤文图斯的主席阿涅利已经发布了一份通知——禁止任何球员讨论此事,随后他还贱贱地表示该洗手间暂时不会维修,欢迎各位球迷付费参观。


       据了解,目前还不清楚这两个球员是否存在违纪,或是否将受到惩罚。但在采访过程中,当事人之一的罗某强烈谴责了各大媒体的报道,他说:“我跟我男朋友关门儿为爱鼓掌怎么了!怎么了!碍着你们事了吗?是不是羡慕嫉妒恨?羡慕也不行啦,他是我的,我跟你们说,我们性生活……$%&^*(%。”在该当事人爆出更多猛料之前就被其配偶卡某拉走。


       最后本报郑重声明,毋庸置疑的,我们都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本报记者作为一名球迷,还是拒绝透露他们的身份,因为他们拥有隐私权。


       然而本报记者想告诫某当事人,老大不小的人了,哪怕身子骨还行,也别干这种让自己好几个月上不了床的蠢事儿。


白天本来想嘚瑟一下自己看了海王首映的,但刚刚看完一本书。

看完觉得自己的血都凉了,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恐怖的媒体不负责导致的悲剧之一,也侧面印证了那句话,你没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而图片上这个人叫Gaétan Dugas,他是一个积极的好人。

【突然诈尸200粉点文】【博晴】【晴博】蜃无渊

写在前面:突然间的诈尸484让你们觉得很奇怪!我要告诉你们,我没忘记点CP.写文的事!(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旅途无聊突然抽风码字呢)

依旧短篇,写的时候是想写意识流,可是,写完只有流,没有意识了。。。。

CP  博晴  晴博  无误

–              –            –              –






当刃锋被磨得薄且快的时候,正好是黄昏的光晕撒罗在庭院里的时刻。冰冷的,闪着寒光的刀,夹杂在晚秋的落叶中,依旧令人炫目。

院子里,晴明不久前收留的小狐妖在笨拙地跟着一个美丽的女子念书:

海旁蜃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然。云气各象其山川人民所聚积。

博雅低着头,听着小妖咿咿呀呀的声音,像个刚刚学会说话的孩童。但他很清楚,这能化作人形的畜生,至少已经有三百年的寿命了。而他说的怪物博雅也是知道的,

蜃,活在海里的大牡蛎,吞吐出来的雾气,能让人看到幻象,在蜃死亡前,都不会消失。

可惜蜃的生命,不过一日。

刺眼的阳光晃得男人睁不开眼睛,他换了个方向,继续手里的活。

刀锋已经很锋利了,哪怕用手轻轻触摸,都会被戳伤,留下一个细细小小的,汩出鲜血的小口。

不过博雅并不在乎这个,在接连七次的失败之后,这第八把刀,目前还没有把他割伤过。

天真的男人得意地看着即将完工的作品,想着等晴明回来一定得向他炫耀一番。

晴明......细细念着这个名字,名为博雅的男人又不自觉垮下了一张脸,那表情,分明是陷入爱恋之人该有的。

晴明很久没有在伏魔的时候让他一起陪同了,自从上次博雅在驱魔过程中毫无征兆地晕倒,距今天已经有四个月的时间了吧。

那之后,晴明说博雅突然这么脆弱,很有可能是叶二作祟,“毕竟不是俗物,在博雅身边这么多年,怕是已有了自己的精魄。”晴明这么解释过,并且不顾他的反对把叶二收了起来。

晴明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依旧慵懒闲散,只是博雅还是能看出他话语背后若隐若现的真相。

当博雅都不能被骗的时候,这会是怎样的世道啊。

博雅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眼,和他之前四个月一样,在一片黑暗中搜寻着昏迷时模糊的记忆。

那仿佛是老电影一样的画面,有些片段已经开始掉帧,但博雅还是能看依稀辨认出一些。

那是一个男人的一生:天才早熟的幼年,引人侧目的青年,英姿飒爽的壮年,垂垂老矣的暮年。男人天性豪爽又细腻;善骑射,好舞刀,却又偏偏吹得一手好笛子,悠扬的声音,连鬼神都忍不住驻足。

多好的一个汉子,博雅有些嫉妒他,嫉妒他生得如此完美,嫉妒他的妻子如此温婉,嫉妒他的儿女双全......他尤其嫉妒他,得到了安倍晴明的青睐。

他能看见,晴明的嘴唇拂过那人挺直的脊背,双腿缠上他健硕的腰肢,灵巧的手指在两个人纠缠不清的发丝间打了一个结,晴明吃吃地笑起来。在他面前,他笑的像个孩子。

多么让人嫉妒,多么让人憎恨。

可笑的是,如此惹人厌恶的男人,博雅却偏偏看不清他的脸。每次博雅觉得自己就要看到他的脸的时候,又总是不能如愿。

让我彻底死心也好,让我心灰意冷也罢,就让我看一眼就好。博雅这么想,而他又“恰好”知道那把笛子被一只蜃看守着。

那是一只活了几百年的老蜃,吐出的雾气越来越稀薄,可晴明却偏偏留着它;就像那个男人,明明已经娶妻生子,晴明却还是舍不得丢掉他。

鬼笛叶二,笛上有两叶,一红一绿,像一株藤上的并蒂莲,又像命中注定的双子星。而晴明不想让他知道的,那个令人憎恨的男人,就藏在叶二里。

博雅从来不伤害晴明,但对付他手下的那些妖物,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更何况,谁能想到博雅会做如此残忍之事呢?

他站了起来,旁边的两个人恭恭敬敬地对着他行礼。

谁都知道,这是晴明大人钟意之人,而就是这份钟意,给了他有恃无恐的骄傲。

也给他敢于对着一头百年老蜃挥刀的勇气。

蜃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说来奇怪,它明明应该是没有感情的东西,可博雅却清楚地感觉到了蜃的心情。

那是一种让他浑身无力,唇齿间打颤的怨恨。他依稀记得晴明曾跟他讲过,心生怨怼的人会下八寒地狱,而怨恨愤懑会追随一个人七世。

“不过,博雅是个好汉子,谁会记恨你呢?”晴明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挂着孩童般的微笑,他身边的那个男人也跟着他傻笑。

......

真奇怪,这话是晴明对自己说的吗?

他不记得了,他清楚的拥有这段记忆,却不记得自己所在的位置,好像他只是一个旁观者,而非参与者。

“你在干什么?”

晴明诧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艰难地回身,试图藏起手中的凶器,却发现自己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他看着安倍晴明冲向自己,心中的疑惑却没有减去丝毫。

他是谁?

他应是博雅,追随安倍晴明千百年的博雅,从魑魅魍魉的平安京,到钢筋水泥的新世纪,他们始终在一起......可肉体凡胎如何能活千百年?

他迷惘了,那些曾经看到的画面却逐渐清晰,而他也如尝所愿,看见了安倍晴明所爱之人的面貌。

那是,名为源博雅的男人。

他恍然大悟。

源博雅早在千年前驾鹤西去,而他,只是痛失爱人的阴阳师借蜃之手造出的一段影子,与其他幻影不同的,无非就是他能存在的更久一些。

只是蜃终有老的那天,而幻象也终有清醒的一刻。

“晴明......他死的时候,就是我现在的样子吗?”那个曾经被称作博雅的幻象如今已不能维持人形,蜃还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他便也只剩最后一口气。

安倍晴明那双总是让源博雅舍不得移开视线的眼睛里含着泪水。

真是奇异之事,他本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何为悲哀,半晌,他摇了摇头,开口道:“不,不是,他走的时候已经很老了。”

蜃做出来的幻象都来不及再说什么,就消失在晴明怀里。

一如当年的他。

源博雅活到六十二岁,和所有活到那个岁数的男人一样,嘴唇龟裂,眼神浑浊,皱纹爬满了那张曾经意气风发的脸,他的双手像枯死的树枝般,风一吹,便会断。

可他却偏偏还对着晴明露出往日的笑容,用残损的喉咙说:

“晴明,你来了。”

那是安倍晴明永生永世都走不出去的海市蜃楼。

今天一个人去看了《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

不是没有人约,只是只有这个系列,不想做别人的解说员。

当那句略带讽刺的“你们亲如兄弟........”“比亲兄弟还要亲密”出口,一下子没忍住,哭了出来;又忍不住在熟悉的音乐响起,熟悉的城堡出现时,小声欢呼。

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恍惚之间,我还是那个相信国王十字车站有个看不见的站台的,孩子。

真好。

人总是跑不赢时间,超级英雄还在拯救世界,可创造他们的人却告别了这个世界,惊讶过后便能明白。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望珍惜眼前,老爷子走好。

【卡配罗】一个但愿没人要的梗

首先,实在抱歉,最近没什么时间写东西,所以二百粉点梗依旧难产中。。。虽然大家点了cp却没和我说梗,而我这个家伙一直想不出来什么有意思的剧情。。。

今天想了一个梗,代入了卡配罗,想出来之后自己都震惊于自己的想法。破梗太过OOC,三观极度不正,我实在不想写,但抱着不能让我一个人瞎的心态决定跟你们说说,灵感来源于吃饭的时候朋友的八卦。





大概就是卡配罗结婚,一开始是金童银童的故事,俩人随时随地秀恩爱。

然而几年之后,感情降温,两个人在过渡期没过好,然后中年危机,两个人开始争吵,罗肉体出轨,好死不死被媒体曝光,卡从新闻上面知道了消息,难以接受,两个人谈判破裂后开始了分居。

罗总一直希望卡卡原谅自己,但卡卡却没办法忍受这种婚内出轨,想离婚又狠不下心。就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卡卡遇到了个PUA,两个人聊的很投缘,资本主义友情也有萌芽迹象,罗总知道后非常慌张。但是因为自己有错在先,而且卡卡对自己和对对方态度上的反差让他觉得自己没有胜算。

终于有一天,两个人分别和绯闻对象约会的时候在电梯里碰到了。

啊,对,我朋友跟我说的八卦就是,一对表面夫妻,各过各的,有一天双方和约会对象约会的时候在电影院电梯里遇见了,回家后大打出手。。。

其实要我说都已经这样了还打什么打。。。

然后就这样了,你们别打我,我就,那个,呃,你懂的。


腰斩的小段子

看着他苍白失神的样子,他彻底慌了,他不想这样的,最开始他真的,让他向谁发誓都可以,他真的想履行他的誓言。

但你如何守住一块蛋糕不让它变质?即使你不想它腐烂。

不,他不想,一点也不想。

他跑到他的爱人身边,跪了下来,亲吻他的额头,他的眼睛,他的双颊,他的脖颈,他的手指。他慌乱而灼热的吻落在那个人冰冷的皮肤上,他说:“别离开我,求求你,别离开我,只有这一次......”

“一次已经够了,”他的爱人回答道,声音轻的没有分量,他望向自己的眼神黯淡无光,那里仿佛除了绝望没有别的东西存在“我不会和你分开的。因为,我曾向上帝发过誓,这段婚姻是我的责任。所以,我不会离开你”顿了顿,他又说

“但不是因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