蜃无渊

欢迎一起来抽风(。・∀・)ノ゙ヾ(・ω・。)

人总是跑不赢时间,超级英雄还在拯救世界,可创造他们的人却告别了这个世界,惊讶过后便能明白。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望珍惜眼前,老爷子走好。

【卡配罗】一个但愿没人要的梗

首先,实在抱歉,最近没什么时间写东西,所以二百粉点梗依旧难产中。。。虽然大家点了cp却没和我说梗,而我这个家伙一直想不出来什么有意思的剧情。。。

今天想了一个梗,代入了卡配罗,想出来之后自己都震惊于自己的想法。破梗太过OOC,三观极度不正,我实在不想写,但抱着不能让我一个人瞎的心态决定跟你们说说,灵感来源于吃饭的时候朋友的八卦。





大概就是卡配罗结婚,一开始是金童银童的故事,俩人随时随地秀恩爱。

然而几年之后,感情降温,两个人在过渡期没过好,然后中年危机,两个人开始争吵,罗肉体出轨,好死不死被媒体曝光,卡从新闻上面知道了消息,难以接受,两个人谈判破裂后开始了分居。

罗总一直希望卡卡原谅自己,但卡卡却没办法忍受这种婚内出轨,想离婚又狠不下心。就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卡卡遇到了个PUA,两个人聊的很投缘,资本主义友情也有萌芽迹象,罗总知道后非常慌张。但是因为自己有错在先,而且卡卡对自己和对对方态度上的反差让他觉得自己没有胜算。

终于有一天,两个人分别和绯闻对象约会的时候在电梯里碰到了。

啊,对,我朋友跟我说的八卦就是,一对表面夫妻,各过各的,有一天双方和约会对象约会的时候在电影院电梯里遇见了,回家后大打出手。。。

其实要我说都已经这样了还打什么打。。。

然后就这样了,你们别打我,我就,那个,呃,你懂的。


腰斩的小段子

看着他苍白失神的样子,他彻底慌了,他不想这样的,最开始他真的,让他向谁发誓都可以,他真的想履行他的誓言。

但你如何守住一块蛋糕不让它变质?即使你不想它腐烂。

不,他不想,一点也不想。

他跑到他的爱人身边,跪了下来,亲吻他的额头,他的眼睛,他的双颊,他的脖颈,他的手指。他慌乱而灼热的吻落在那个人冰冷的皮肤上,他说:“别离开我,求求你,别离开我,只有这一次......”

“一次已经够了,”他的爱人回答道,声音轻的没有分量,他望向自己的眼神黯淡无光,那里仿佛除了绝望没有别的东西存在“我不会和你分开的。因为,我曾向上帝发过誓,这段婚姻是我的责任。所以,我不会离开你”顿了顿,他又说

“但不是因为你。”

二百fo点文来啦~

惊讶的发现LOFTER的粉涨到了二百多,真的没想到像我这么疏于打理账户的人也会让这么多人愿意停下来看我写的东西。

不知道有没有让各位有,“啊,这个人写的还可以”或者“噫,这写的什么啊”之类的想法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还是非常感谢各位。

可写cp如图所示,有什么羞羞的梗也可以私信给我,诶嘿嘿    ː̗̀(o›ᴗ‹o)ː̖́

这首歌来自一个乌龙事件。

大概15年吧,知道了罗总和他的百万调音师的故事,就,非常想知道那首歌原唱是谁,在用了包括听歌识曲,逼问度娘,偷翻外网,瞎街霸蒙等方式都没找到后,我只能问巴塞罗那来的朋友,C罗视频《Amor  mio》的原唱是什么。

他很快就把歌发给了我。歌很好听,歌手声音很美,除了不是那首罗辣耳朵以外剩下都很好。

我们俩后来一对啊,发现我们俩说的完全不是一个视频。

在循环了几遍之后,我觉得我炒鸡爱这首歌,于是问朋友要了歌词。看完歌词又觉得非常符合卡配罗的心境,于是把这首歌安利给各位卡配罗女孩^O^(我好像听啥都自带cp脑)

啊,因为原词是西班牙语,我朋友给的是英文版,我又擅自二翻成了中文,如有大的出入,还请告诉我。

Amor  mio--我的爱

Singer:myriam Hernandez

照顾好自己,

请照顾好自己,

我的爱,没了你,

我的心以时日无多,

我仍幻想与你共枕安眠,

可是,我的爱,我知道

如今我只配祝你好梦,

不知你还记得否,

我们曾有过的梦想,

那时你拥我入怀,说此心不变,

如今我带着心口的伤痛,去旅行

而我的行李

是你的声音,

我的爱

再用唇触碰我一次,

我的爱,

再见那天的雨划过你的双颊,

和你曾经温柔的眼睛,

我的爱,

我的爱,

照顾好自己,答应我照顾好你自己,

我怎能狠心忘记,

今日分别时,你动人的脸庞,

写信给我,求你仍然写信给我,

让我幻想听到你的声音,

让我知道你和你身边那个人如何幸福,

我没有哭,求你跟我说话,

即使明白木已成舟,

可我不知道,求求你,别让我知道,

我的声音淹没在我破碎的心里,

用你的唇触碰我最后一次,

我的爱,

再见那天的雨划过你的双颊,

和你曾经温柔的眼睛,

我的爱,

亲爱的,

吻我,

吻我,

再见那天的雨划过你的双颊,

和你曾经温柔的眼睛,

我的爱,

我的爱,

我的爱,

我的爱。

Amor  mio:西班牙语,意为”我的爱”,且专门指男性恋人。

【不正经香评】愿时光留我一株波斯菊

踩着小长假的尾巴,我买的盾铁香水也送到啦!

激动,兴奋。

然后不正经的我又不正经的写了一篇香评。

非专业,非打广告,仅供娱乐。

请点这里

【卡配罗】 喜欢(短篇)

咩哈哈!我蜃汉三又回来啦!

本文是上次说过的脑洞文,评论里一边倒的是我们卡配罗女孩的。(笑)

于是这就是那个关于“好人,坏人,恶魔”的哲学问题(?)的回文。

祝食用愉快~

今天是个好天气,风和日丽,无风无浪,空气里还带着些湿润的水汽。

这是个非常适合给家具重新上漆的日子,克里斯这么想着。

他一边扭着身子给那个储物柜漆上漂亮的蓝色,一边扯着喉咙唱着那首老歌:

“Nossa, nossa

Assim voce me mata

Ai se eu te pego

Ai ai se eu te pego

Delicia, delicia”

说句实在话,歌声实在不能用“动人”来形容。况且他年纪也大了,声音里早没有了年轻时候那股子冲劲儿。唱了两句,他自己就无趣地停了下来,专心对付油漆。

而就在前葡萄牙天王小心地往漆盒里兑白色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有点焦急的声音:

“怎么不唱了?”

克里斯抬头,不小心把刷子上的油漆蹭了点在手上,他懊恼地嘟囔了几句,随后责怪来人:“这儿味儿这么大,你怎么还进来了。”

卡卡朝他走过来,随手拿起搭在克里斯脖子上的毛巾,倒了点稀释液,给男人擦了擦手上的漆点子:“你突然不唱歌了,我还以为你这个老家伙心脏病犯了。你就不能考虑考虑自己这把动一动都稀里哗啦的老骨头吗?非得逞能,嗯?”卡卡埋怨着他,但是说完,自己却又先乐了起来,那张年轻时风华绝代的脸庞因为笑意又显得小了几岁,现在他看起来最多只有六十岁。

他一直都显得很年轻,至少和我比起来是这样。克里斯不服气地想着。

虽然自己比卡卡小三岁,然而,比卡卡要多出小十年的球员生涯让克里斯经历了更多的风吹日晒。尽管征战绿茵场给了克里斯强健的身体,但同时,也给了他更加容易衰老的面相,和卡卡站在一块,他往往是看起来年纪更大一点的那个。

不过说来说去,他们的风华都被丢弃在岁月的角落里,卡卡现在就是个好脾气还有点糊涂的老头子;而克里斯也已经快三十年没有年轻漂亮的女人找他签名了,再去争论那几岁的差距显然没什么意义。

所以克里斯只是撇了撇嘴,顺着梯子边慢慢坐了下来,喘了几口粗气。

岁月不饶人,哪怕当年天神那般强健的身躯,到了七十岁也没法站上太久。

歇了一会儿,克里斯看着卡卡傻兮兮地瞅着自己,不由得叹了口气,他敲了敲柜子上的玻璃,那上面还沾着几滴垂落的油漆。“你总得记得这老古董是怎么来的吧?”前两年,卡卡被查出来有早期阿尔兹海默症,记忆力大不如前,所以克里斯总是想办法让他回忆以前的事。

卡卡点了点头,他的笑容加深了,眼睛亮亮的,好似有光藏在里面:“这是那年你退役,离开都灵的时候我送你的,我跟你说这是我亲手做的,但其实只是网上买来的半成品,组装还是我糊弄卢卡干的。”

克里斯松了一口气,他满足地拉起他的手:“所以我搬来这里的时候只带了它。”

卡卡笑眯眯地看着他,好似嘴里含着蜜糖。

有很多时候,克里斯总是想,卡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不知道曾经多少次出现在各个跟体育有关的网站上面,并长期置顶。

答案众说纷纭:上帝之子,早夭的天才,梅罗时代前最后一个金球先生,成功的商人,最接近上帝的足球明星......

一半人提到他,总是带着赞美和敬仰,在发出憧憬声音的同时,还不忘呼出一丝带着英雄气短的惋惜。

他也听到过别人怎么评价自己:外星人,天王,性感情人,自大狂,不择手段的混蛋,恶魔......

一半的人提到他,总是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甚至克里斯知道卡卡是怎么评价自己的:领袖,野兽,时代榜样,有点花心的葡萄牙男人。

但克里斯却从没听过卡卡对“卡卡”的评价。

“老头子?”

“嗯?”

“当做是给我今天一天的奖励,说说你是怎么看自己的?”

卡卡噘着嘴,低垂着眼,默默思索一会儿,带着经历盛名与质疑之后的风平浪静说:“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人活一世,没有人能是真正的威尔士亲王。

卡卡也是如此。

他不是个值得称道的好人,问问他那几任妻子就知道了。

她们把自己的爱情悉数给了卡卡,可卡卡却没有给她们想要的。

这不是他的本意,却是他灵魂深处不自觉的选择。

“不,你很好,你给了我那么多快乐,你对我始终忠诚和坦荡。可是,亲爱的,你的眼睛总是不自觉去看另一个人。”卡罗琳娜这么说,而卡卡只是握着她的手,在沉默中陪她走完了最后的路。

“也许就是因为我不是个好东西,所以上帝让我爱上了一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卡卡轻松地说着,调皮地眨了眨眼。

但克里斯却不满意这个答案:“你觉得爱上我这样的恶魔是个错误?”

他没法不在意这个。

卡卡在于他眼里,便是只属于自己的爱人,便是让他甘愿臣服的圣子。他是神明赐予他的,所以别人自然得不到他的爱。

然而卡卡却始终觉得自己是个辜负他人的坏蛋,这让克里斯心疼又委屈。

卡卡没搭理他,只是伸手拉起了他“午睡时间到了,恶魔先生。”他们互相搀扶着,慢慢地往卧室走去,两个人都不说话,气氛却非常温馨。

等克里斯把自己摔在床上,嘎嘎作响的骨关节终于松懈下来的时候,他听到身侧人说道:“我可没说我爱错了人。我知道我讨人喜欢,也知道我这辈子并不亏。更重要的是,也许说不定因为我虔诚,上帝还把恶魔的爱给了我作为奖赏。但我是绝不会告诉那个容易得意忘形的恶魔,我是如此庆幸自己爱着他。”

克里斯听着他经历了时间洗礼已经有些沙哑的声音做着如此扣动心弦的表白,只觉得胸口有个泡泡在不断扩大,这对一个心脏病人可不友好。

可是很快,这个泡泡就破了。

“我多么希望你真的这么和我说啊。”他重重叹了一口气,继续说,“你知道吗?卡洛琳昨晚去世了,她比卡罗琳娜多活了几年呢。”说完,他转头去看卡卡。

卡卡没有回答,他闭上了眼睛,好似睡着了。恍惚之间,克里斯仿佛看见了那年马德里草坪上,酣睡的少年。

他伸手去摸他的发际。

却只扑到了空气。

克里斯曾经幻想过,当那些卡卡愧疚的人都离开人世,无论那是多少年后,他都会单膝跪在卡卡面前,握住这个本应属于自己的好人坏人那双手。

只是他没想到,他等到了那一天,他却没有。

克里斯把头扭向了另一边,再开口,声音轻地只有空气才能听清:“你看我,又忘了,你已经走了。”

后记: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部卡配罗的小说,里面罗总对卡纸说我总是想,我要比你妻子多活一天,她葬礼的时候我对你求婚,然后拥有你一天,再离开。

本来打算把之前的脑洞在假期的时候写出来的,可是这个假期却格外的忙碌,唯一属于自己的闲暇时间都被我用来翻新一个柜子。

柜子有点年头了,修葺起来特别麻烦,他们说我完全可以节省时间和钱买一个新的。但我特别喜欢那个柜子。

结果就是第一次刷漆的我,弄了两胳膊的油漆,还报废了一件很舒服的衣服和一双鞋。

但我还是很高兴,完成了之后,总是顶着呛死人的油漆味跑去看它。

人可能就是这样,总有人说喜欢不能当饭吃。可总是有人为了喜欢,弄得自己很狼狈;也总是有人为了喜欢,甘愿去做一个悲伤的好人或者得意的坏人;还总是有人,一生都不愿意在梦里醒来。

刚刚睡觉,突然想到一句话。

他是一个坏人,所以神惩罚他爱上恶魔;又因为他是一个好人,所以神奖励给他恶魔的爱。

突然觉得这个脑洞很好,想画出来,可是我画画是那种幼稚园小班水平。。。所以还是决定写下来,大家点个cp吧(lOl)

可写CP如图所示。

另外,国庆节快乐鸭!

今天看了Shiki太太剪辑的卡配罗视频《悲伤向左,年华向右》。

一瞬间感慨颇深。

对于我来说,我站的CP也好,还是喜欢的事物也好,冥冥之中都似乎和幼年童稚时的记忆有关。更有甚者,因为不能接受一件事物的改变而变得排斥它也说不定。

所以到最后,我都不知道我爱的到底是那个人,还是那段时光。

人都是会老的,我记忆里的C罗还是那个脸上有点红彤彤,有一头泡面头的曼联新秀,没想到,一晃已经十年了;我记忆里的卡卡还是那个一笑万人呐喊的骄傲少年,一念之间竟然也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斯人如此,何况吾等?

今天现任问我要不要考虑毕业后把关系稳定下来,突然意识到,我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

想到了周邦彦的词:

念珠玉

临水犹悲感

何况天涯客。

忆少年歌酒

当时踪迹。

岁华易老,

衣带宽、懊恼心肠终窄。

飞散后

风流人阻

蓝桥约

怅恨路隔。

马蹄过

犹嘶旧巷陌。

叹往事

一一堪伤,旷望极。

凝思又把阑干拍。

图源来自微博

中午的时候被朋友拉去试听了一节所谓的中华传统美德的演讲。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以为自己能看到汉文化的崛起,其实你看到的是腐朽糟粕的历史轮回。

那个讲师名字前面冠了不下十个名头,瞅着也是比我祖奶奶还得大三岁的样子。她开口说话,就是女子要温顺,三从四德,贤良淑惠,勤劳吃苦,任劳任怨云云。

为了辅证自己的说法,她说女性性工作者都是因为贪图安逸,懒,才出卖自己的身体换钱。当然了,她觉得这个工作不好的原因是以后和丈夫在一起,不能给男人一个清白之身。

大学时有个同学,不说是哪里来的了。没有十八九的女孩的朝气和样子,每天忙忙碌碌,不回寝室,上课也总缺勤。

她姐姐就在附近有名的风化一条街工作,有同学去还碰到过。

有次跟这个女孩聊天,也是走在路上步履匆匆的说话,从自习室到寝室大概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女孩却把自己说哭了。

每天打四份工,不到四点就要爬起来送牛奶。

她说她上大学的所有钱都要自己去赚,还要给家里留一部分生活费。家里除了两个女孩还有一个哥哥,二十四,十五岁中考全部成绩加一块没到一百分,家里跪着求着把他送进了高中。她姐姐中考考上重点高中,可最后还是在那年下了海,原因是家里没钱。

家里把她当耻辱,然而她哥哥结婚的钱都要姐姐出。

他姐姐不化妆的时候样子也憔悴,每次见她也不多待,还偷偷摸摸的,就是给她塞钱。

那是2015年。

会场里有那种趾高气昂的人,有男有女。他们说做鸡就是因为懒,就是自甘堕落。

他们说的时候把鸡和自甘堕落咬的很重。

我不知道看我这篇碎碎念的都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你干什么工作的。

但我想用我仅有的一点经历和你说,我们这个世界有美好,也有不美好,但不是每个人生下来就定好了自己要干什么的。

有些人“自甘堕落”是为了活着,而有些人道貌岸然,却在毁掉别人的生活。

出了会场,前面有一大片紫色花田,很漂亮,却开在这种地方。

啊,还有,姑娘们,和你们说一句带点黑色幽默的话,如果有一天你的男朋友和你聊到公主或者洗头房一类的话题,他表现得很愤慨,也很偏激,说那不是正经人去的,里面的女人也不是好东西。

先别急着觉得这个男的单纯,他完全有可能是去的多了,心里有愧。

而且言辞越激动,这个可能性就越大。

【卡配罗美食三十题13】月見団子

我又双赶在节日的尾巴更新啦!大家中秋节快乐吼!

本文灵感来自于挺长时间以前看的罗总参加日本综艺的视频,和一部更久以前看过的电影。

我也不怎么看日综,有些语言描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

“他说他们很欢迎您能参演这个节目。”

克里斯点了点头,配合地说了些“我也很高兴,我觉得和大家在一起很愉快”之类的话。

他的表情随意自然,态度也有弛有度,除了余光总是有意无意地往摄影棚外瞟,其他的表现都尽显前足球天王的风范。

但如果我们此刻把镜头对准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的内心,就能发现他并没有表现的那么有耐心。

不知道这节目什么时候能完事儿。克里斯想,他心口的小克里斯不知道第几次抬手看了看手表。

虽然明知道不耐烦不符合他的职业素养,虽然明明来之前就做了心理准备,但他还是忍不住希望工作赶快结束。

因为今天是个很特别的大日子,克里斯心想。

一旁的翻译再一次面带笑容地把他飞得很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她说:“您对日本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地方吗?”

其实克里斯本来应该很喜欢这位翻译––外形可爱,工作尽心尽力,也表现得十分敬仰克里斯,克里斯却还是觉得不满意。

长得好看,会说日语和葡萄牙语,时时刻刻保持微笑,知道怎么哄自己。

满足这几点的明明还有一个更好的人选不是吗?

克里斯按下心头的焦虑,带着自己标志性的迷人微笑说道:“日本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国家,人很有礼貌,街道很干净,也有很多浪漫的风景。”

但他心里的小克里斯却一刻不停地在唠唠叨叨。

半夜十二点之前能结束吗......是不是露完腹肌之后就能走了.....这帮主持人怎么还在唠叨.....问这些问题干嘛......我又不会在这儿定居......这个翻译说话声音也没有他好听...他怎么还没来......

“您来日本这么多次,有没有学几句日语?”

“当然,”克里斯整理精神,自信满满地展示
了他练了好几天的成果:“おなかすいた”

他刚说完,主持人团就发出了阵阵爆笑声,中间还夹杂着几句语调夸张的日语。

克里斯有点发懵地看着他们。即使上过多次这个国家的综艺,克里斯还是对他们略浮夸的主持风格不适应。

“这句话听起来不像您的风格。您的日语是和别人学的吗?”

“是的。”克里斯老实地承认。

“那是我们想的那个人吗?”

“......是的。”克里斯再次肯定,脸上不自觉就出现了和之前不一样的笑容。

意料之中地,主持团再次响起了了浮夸的感慨声。

拜托,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夸张,你们第一天知道我把卡卡拿下了吗?克里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当然,还带着几分得意。

小克里斯也翻了个白眼,冷冷地提醒他:“你才没有把卡卡拿下。”

闭嘴吧你,克里斯反驳着自己。

忙于应付心里的小情绪和工作的空档,克里斯突然感觉有人在用灼热的目光望着他。

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他抬头,望向三号机的位置。

卡卡站在那儿,带着令克里斯魂牵梦萦的笑容。

克里斯看着他的笑容也跟着上扬了嘴角,极少主动开口的他说道:“事实上,我现在很幸福。”









“你真的觉得幸福?”卡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克里斯总算赶在这天结束之前录制好了节目,他拉着卡卡,像两个逃课约会的中学生一样漫无目的地走在东京午夜的街道上。

晚风有一些冰凉,不自觉地,两个人又贴近了一点。克里斯低头看了看两个人自然而然握在一起的手。“你幸福吗?”他反问。

“你问的是在我经历了被谴责是彻头彻尾的骗子、用谎言编织了婚姻和人生、顶着被某些人的狂热粉丝暗杀的危险,最后还是选择了一个总是动不动就炫耀肌肉的家伙等等这些事情之后的现在吗?”

卡卡扭过头,看着克里斯,看着他的恋人。

他的眼睛里是千言万语,可最终化成嘴边的却只有一句话:

“是的,我很幸福。”

“那么我也是。”克里斯也看着卡卡,仿佛这个男人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而他自己,则是世界上最吝啬的看门人。

卡卡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轻轻地说:“克里斯,我愿意用我的信仰,换你现在的眼神。”

是时候了,克里斯暗暗握拳,给自己鼓劲。

“咳咳,其实今天我听说了一句特别符合我气质的话。”

“是‘我的智商只有三岁,如果我走丢了请把我还给卡卡吗’?”

“当然不是。”克里斯松开了有点握出汗的手,他拿出了那个准备了好久的盒子,单膝下跪,郑重地说:

“今晚月色真美。”

他曾经设计了过无数个计划,想象了无数个场景,哪怕是刚刚,他还在想这样的方式会不会过于草率。

但当他看着卡卡,他就知道,无论什么样的地方,什么样的仪式,什么样的时间,是他就好。

只要是他,就好。

卡卡有点惊讶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低低地笑出了声,他一边像照镜子一样面对着克里斯跪下一边也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

“我是如何爱你,克里斯。”

END










番外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你可别哭了,赶紧接一下戒指,我腿跪麻了。”

月见团子

日本人把中秋节称为月见节。传统文化里,这一天他们也会和重要的人团聚,做在一起赏月,吃糯米做的月见团子。

不过现在好像日本城市里基本上也没有这个习俗了,和我们过中秋一样,只在乎这天是不是不需要上班。(笑)

做法

1.将糯米粉和水拌匀,揉成粉团,用手搓匀,搓透。

2.将粘米粉和热水拌匀,揉成米粉团,用手搓匀,搓透。

3.两个团团混合,加入糖,接着搓揉。

4.将揉好的米粉团搓成长条,压成饼,放入豆沙馅,并逐个搓成圆形。

5.待锅中水沸后放入团子,等团子浮起来后再煮一分钟,然后捞出放入冰水中冷却。

6.撒上黄豆粉和红糖浆即刻。

美味指数:你爱吃凉糕就爱吃它

洗手指数:超级超级超级难洗

另外就是克里斯和卡卡求婚的话。

“今晚月色真美”这句话估计不用解释,大家都清楚,这个梗都快被各大网站小说用烂了。

但抬头看见月亮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对身边的那个人说了这句话。

其实是不是烂俗不重要,有个人能懂才重要。

“我如何爱你”则是葡萄牙女诗人白朗宁夫人的《葡语十四行诗》中的一首,也不知道有没有哪位用过。

全文如下:

我是如何爱你?说不尽万语千言。

我爱你之深邃,之宽广,之高远

尽我的灵魂所能及之处--犹如探求

玄冥中神的存在和美好之极。

我爱你如每日之必需,

阳光下和烛焰前都少不了。

我自由地爱着你,像人们争取他们的权利;

我纯洁地爱着你,如人们在赞美前会垂首。

我爱你,带着我昔日悲伤时的

那种激情,童年时的那种诚意;

我爱你,抵得上往日对圣者怀有的

如今似已消逝的那种爱-我用呼吸,

用微笑,用眼泪,用我整个生命来爱你!

假使上帝愿意,我死后将更加爱你。

P.S.おなかすいた,日语“我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