蜃无渊

论他们怎么又吵架了?(一发完)

沙雕的脑洞,沙雕的文,你们不要理我。我今天忘记吃药了。(捂脸逃)

写的时候我是代入三代蝙超的,但是你们喜欢别的也可以呢。






起因是如此出人意料。

“你再说一遍?”他这么说着,“哐当”一声把盘子摔到了桌子上。

周围的人都安静下来了,他们有点吃惊的看着突然间情绪激动的超人继而又看了看惹超人不快的始作俑者。

“我说,我认为我们和你同吃一道菜并不明智,”蝙蝠侠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并且非常明显地提高了声音“事实上,我们不能在同一时间吃同一道菜,要知道,如果有人在这道菜了放了毒药,那么很有可能我们大家都得死。”

他说这话的时候连姿势都没有变,始终保持着把面前装了一小碟炖肉的瓷碟往远了推的姿势。而飘在他面前的超人则因为情绪激动抱着双臂,抿着嘴,头上的小卷毛因为生气翘的更高了。

尽管身上的小碎花围裙还是相当出戏的。

“说真的…唔…蝙蝠,有时候吧,”闪电侠叉起一大块炖的鲜嫩多汁的肉,“我真的觉得你是在故意挑大超的毛病,”他一边嚼一边说,完全没有注意到另一边的超人突然挺直了的背。

“咳,你,你是这么想的吗?”超人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眼睛不停地往他们那不近人情的顾问身上瞟。

“我没有这么说。”

“那就是你有这么想了!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这道菜是我妈…是那位好心的,跟我完全没有关系,我根本不认识的太太辛辛苦苦,精挑细选地从自家菜地里找了最好吃的土豆和胡萝卜,又去镇子里最好的那家肉铺里面选了最上等的牛肉,还拿出了家里藏了二十年的红酒,认认真真地炖了四个小时才有的成果!”

你这样完全不像不认识人家啊。大家在心里默默吐槽。

“我没说那位太太居心叵测,虽然确实有这个可能,更大的可能在来的路上,被不知道哪个人投毒。”蝙蝠侠的语气和他刚刚在会上说“绝不能掉以轻心,卢瑟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必须加快时间把瞭望塔修好。”时的语气一模一样,肯定而冷漠。

就好像这是个已经被证实的事一样。

超人那双美得要人命的蓝眼睛瞪大了,其他人都把这紧张的小动作看成是发现自己不被同伴接纳后的伤感。

“哦,可怜的酥皮,他那么好,”他们都在心里如此想着,“尤其是这道勃艮第红酒炖牛肉这么好吃。”他们又没心没肺地补充道。

作为联盟里的调和剂,戴安娜觉得是时候制止这场完全没有必要的争论了,她清了清嗓子,咽下去了嘴里的土豆,准备说点什么。

“出去。”超人异常冷静地说道,但他声音里的颤抖暴露了他的心碎。

蝙蝠侠冷冷地看着他。

“出去,我们做个了断。”他这么说着,不顾旁人的阻拦,先行飘到了外面。

蝙蝠侠站起身来抖了抖他那黑漆漆的披风,跟了出去,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人。

“……为了炖牛肉?认真的?”哈尔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喃喃着。

当然是认真的,布鲁斯想,他X的,当然是了。

从刚才的报告会上,克拉克总拍他那漂亮的小屁股,还时不时地冲自己抛来意味深长地眼神的时候他就知道,又到了“布鲁斯和克拉克的坏坏恶作剧”时间了。

如果你问蝙蝠侠AKA超人的男友什么样的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那么答案肯定是办公室恋情;如果你问有没有比它更痛苦的,那答案绝对是地下办公室恋情。

首先,就是公开后的人际交往问题。

想想这个画面,他搂着脸红透了的超人,站在所有人面前大声喊:“是的,我们俩在一起了,时时刻刻都想在床上度过的那种…不,闪电侠,我们性生活非常棒,没有不和谐。”

那小布鲁斯可能一个月不能再和他最爱的克拉克屁屁见一面了。

其次是……好吧,说来真的是痛苦。

克拉克和他两个人不仅要分别照顾好两个城市,还要兼顾好各自的两个身份,当正联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又要像块砖一样,哪里需要哪里搬。于是,像普通情侣那样每天晚上搂搂抱抱亲亲摸摸这种事就跟莱秃长头发,小丑哭鼻子一样的难得。

所以,被下半身憋得快崩溃的两个人想出了个蒂花之秀的主意。

每当两个人想为爱鼓掌的时候,他们就借机吵一架,然后找个僻静的地方来场火辣辣的性爱。

你问这个办法好不好?这么跟你说吧,从第一次因为战损问题初步实验成功之后,两个人再也不用在每个睡不着的夜晚狠命地劳烦勤劳的双手了。

“我得先解释清楚…啊…这完全是为了我们的性福…事实上…亲爱的…我爱死玛莎的炖牛肉了。”布鲁斯喘着粗气,狠命的晃动着自己那健壮的公狗腰,还不忘跟自己的男友解释。

克拉克那双被操的水汽弥漫的眼睛里还带着笑意,“你认真的?这个时候…还想着这个?啊,布鲁斯,再深一点……”他那双修长的腿攀上了布鲁斯的腰,双手支撑着桌子。

他喜欢这个姿势,能和他的爱人面对面,红太阳灯下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旖旎,或者其实不光是因为红太阳灯。

布鲁斯是那么令人痴迷,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让人舒服,他看着布鲁斯,带着无法掩饰的爱恋,而他也能从布鲁斯的眼睛里看到同样的东西。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地方空间太小了。

下回绝不选在楼梯间里了,还是像上回一样,在书房里最好,又大,又安静(就没什么人来过),还有超级舒服的靠垫。

他们如此全情投入,如此水乳交融。

连克拉克不小心把红太阳灯关掉都没注意。

呃…

我是不是说过瞭望塔刚刚被莱秃袭击过?还很脆弱?

我是不是提到过楼梯间的位置就在正联小食堂的正上方?

好吧,你只需要知道在“轰隆”一声巨响之后,正联的一干人等就见到自己的主席和顾问衣衫不整的从天而降。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据当事人钢骨说,蝙蝠侠的小兄弟可真白…不对,是超人的屁股可真粗...呸,都不对,他可什么都没看见,他可是正直善良的超级英雄,不像某些领导,弯的跟回形针一样。

于是超人和蝙蝠侠就这么正大光明的出柜了。

于是小布鲁西果然一个月没有再和克拉克屁屁见面。

值得正联全体庆贺的是,从那以后蝙蝠侠在战损方面的“不赞成的眼光”要少了很多很多。

毕竟干穿地板这种事,他能吹一辈子。

FIN

留个梗,等周末写

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个梗,两个人吵架吵的超级凶,每次都出去打架,但其实都是借口,其实两个人每次吵完架都悄咪咪滚到卫生间,卧室,楼梯口,等各种地方热烈鼓掌。

结果最后被人发现了。

毕竟每回吵架带着套和润滑剂的不多见。

可能锤基可能盾铁可能蝙超,就想写这个。诶嘿。

可是我不太会写肉。。。

【盾铁】匹诺曹的婚礼

史蒂夫还是松了松领结。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好,很完美,很不错,他简直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新郎。

哦,糟糕,这可真是斯塔克式的想法。史蒂夫自我嫌弃地想到。

他可不是托尼。

尽管他就要变成托尼的丈夫了。

在对自己外表表示满意了之后,他又拿出那枚闪闪发光的戒指,再次确认了一下,没错,她很好,虽然不是托尼喜欢的款式,不过也不错,托尼是这么说的。

这也将是场很棒的婚礼,史蒂夫这么告诉自己。他有联盟的好友做嘉宾,有来自全美国的祝福,有最完美的结婚对象。他们祝福他和托尼,衷心的祝福着。

史蒂夫闭着眼睛,想象着一会儿的场景:红毯,玫瑰花,红毯两边坐满了人,他们微笑的看着他。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撒在每一个角落,他的托尼站在神坛前,那双琥珀一般的眼眸含笑看着他,但等他来到他面前,他一定会撅着嘴,嫌弃着说这不好那不好,其实不是不够好,而是托尼跟他一样紧张。

“有些人在镜子前面要紧张的心脏病发了哈?”巴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史蒂夫转过身,看到他手里拿着一部斯塔克最新的智能机,专为中老年人设计。

是的,他还有巴基做伴郎,锦上添花。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巴基走过去,给他送了送肩膀,“行了,别像个要出嫁的姑娘一样了,”他一边说,一边把手机递给了他,“你的新娘有话要对你说。”

史蒂夫接过电话:“怎么了?”

电话那头笑了笑,声音很好听:“我很紧张,我想只有你的声音能让我平静”

“嘿,记得吗?我们都是第一次结婚。”

“哈哈,没错......呃,史蒂夫,你觉得佩吉知道我们在一起会怎么想?”

“她会祝福我们的,亲爱的,你是她最爱的人,我是她最信任的人。”

“可是......”

“好了,”史蒂夫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念出她的名字“莎朗,佩吉会祝福我们的好吗?她会的,所有人都会的。”

是了,不是托尼,神坛那头的人不是托尼。

电话那头的莎朗•卡特终于平静了下来,她挂了电话,史蒂夫也放下了它。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他的巴基始终带着微笑。

“真是一对爱侣哈?”

但史蒂夫并没有回应,他不再像之前那样紧张,却也不快乐,过了大概一秒半,他才开口:“外面怎么样了?大家都来了吗?”

巴基嗤笑了一声,“你应该问我来了多少不相干的人。我是说,别逗了,这可是美国队长的婚礼,谁会不想来?”他停了一下,才想起来一样的又说:“小斯塔克和蜘蛛侠可能会晚点到。不过,小斯塔克夫人...呃,佩珀,是叫这个名字?已经来了,她正跟卡特...哦,再过半小时她就要变成罗杰斯了,聊天,她们好像挺开心的。说不定以后你和小斯塔克会组成什么好丈夫联盟之类的也说不定”巴基调皮的眨眨眼睛,自从恢复之后他越来越像从前的样子,至少在他们面前是这样的。“我说史蒂夫,你......”

史蒂夫看着巴基的嘴在一张一合,但他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

哦,对了,他们也不知道他和托尼的事,没有人会为他们不知道的事送去祝福。

布鲁克林的天气很好,纽约也是。

“早安呀,哈利。”彼得放下一束纯白色的玫瑰,在一块有点年头的墓碑前面,上面“哈利•奥斯本”的名字已经有点褪色了。彼得思忖着下次再来,他可以把哈利的墓碑好好修葺一番。

“今天陪我来的是斯塔克先生,不是MJ了,我和她最后还是离婚了。我们还是不合适,我还是不能完完全全的了解她,她也是一样,真奇怪,明明以前还是好得很的,也不知这是怎么了......”他抚摸着石碑上的名字,嘴里不停絮絮叨叨。

”所以,哈利,我们在一起怎么样?”彼得的声音是故作轻松的嘶哑。

他已不是少年,他对面的也已不再是那个笑起来能点亮一切的人。

托尼•斯塔克站在一棵紧靠墓碑的树下面,看着自言自语的彼得•帕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等彼得走到他面前,带着歉意地说“抱歉,托尼,我耽搁的久了一点,可能赶不上婚礼仪式了。”

托尼点了点头,墨镜后面的眼睛让人看不清。

“没关系,我今天刚好不忙。”


重温终极小蜘蛛,要在这里挂一个双标男!罗大盾你的老姑娘不是不能随便丢的吗?寇森人家那么渴望的看着就让人家拿一下,怎么直接就高高兴兴给托尼了呢!双标,非常的双标。
另外,再遗憾一下终极的小蜘蛛,唉。。。好不容易哈利也是超级英雄,但是。。。

你听过漫威电影宇宙吗?那是个用十年的时间架构起来的宏大世界。

你知道超级英雄吗?他们是所有美漫迷的信仰。

你听说过《三体》吗?那是一部令人深思的作品,作者刘慈欣让我知道中国的科幻小说能让人这么惊艳。

你知道罗辑吗?他是我心中的英雄。

不过我从来没想过二者有什么交集,直到今天刘慈欣因为一句话上了热搜。

他说他觉得漫威电影太过标准化,像是流水线上生产的。

他只说了这句话,媒体打上了“三体作者一直不喜欢漫威”的旗号,给这场热搜备好了序曲。

紧接着一群勤劳的键盘侠组成了第二梯队,开始分析漫威电影是如何的垃圾,幼稚,宣扬美帝精神。

反正话是刘慈欣说的,我们只是觉得他说得对。

自古文人多傲骨,用脑子里的东西立世的人,骨子里都是傲且狂的。

大刘一直是个骄傲而值得尊敬的人,而这个人自始至终说的话只有一句“我觉得这类电影太过标准化。”

剩下的,都是媒体和某些人的加戏。

还有人借机讽刺漫威粉,说什么“非漫威,就得死。”

新闻来源是中国新闻网,你们可以看看下面的评论,都是什么人在自我加戏。

漫威电影是商业流水线的电影,漫威英雄是美国精神的代表。

但它比某些人要纯粹和阳光。

刘慈欣是高傲的说他觉得漫威电影存在问题,但他是个优秀的人,他的小说摧陷廓清。

借这二者自我高潮的人,

你们也配?

短的不能再短的段子

#盾铁#

他还把希望依赖在一部手机上,

可那个他却在离开前吻了另一个女孩,

其实也没有多依赖,

毕竟他的戒指也套在了另一个人手上。


#超蝙超#

他还把心沉迷于旧日的时光,

但那个他已为另一个人穿上了婚纱,

其实也没有多沉迷,

毕竟他的幸福也不是和他。

#锤基#

他还把目光停留在千年前的对视,

但那个他已挽过另一个人的手,

或者另两个,

其实也没有多停留,

毕竟他已尸骨无存在宇宙深处。

#哈德#

他还遗憾那年没握住的手,

但那个他已经妻儿两全,

其实也没有多遗憾,

毕竟透过火车蒸汽的他笑得也很快乐。

#亚梅#

他还在回忆那年阳光和那个人,

但那个他却给另一个人戴上后冠,

其实也并没有回忆多久,

至少他为他送了最后一次远行。

#绿虫#

他还是那年春日里,

羞涩安静的少年,

但他的那个他,

沉睡在地下六尺。

#还是亚梅#

他用那么深情的眼神看他,

他也是,

但他却娶了她,

为什么?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啊!啊?是不是瞎!

——————————————

来自最近刚刚知道DC搞事,被老爷和猫女举办婚礼这件事扎的直吐血的我。

我不是希望老爷孤独一生,

但我不喜欢猫女,她像一个泥潭,只能和老爷永眠黑暗,却不能让他看到光明。我理解可能有误,但这却是实实在在的感觉。而且我更加不喜欢DC硬是把她写成个万人迷强行抬高。

我也没那个勇气说什么“从此退出dc圈”之类的话,但是,请允许我说一句,

TMD

突然发现这首老歌真的很适合我心中的爱情
或者说,它适合全世界所有伟大的爱情。
有种爱刻入骨髓,要用一生去回忆,
但当那个人所托良人的时候,又会真诚的献上祝福。
最近和在一起十年的那个人分开了。明明并没有什么故事可以拿来回忆,心却始终在风中。

昨天的新闻(短,一发完)

他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天边已经擦出一条暗沉的线,他愣了愣,才意识到已经傍晚了;腰椎也因为长期坐在摇椅上酸麻的厉害。他试着靠自己把身体支撑起来,却意外又不意外地踉跄了一下。

侍者想从过去将他扶起来,却被他用眼神制止了。

旧帝国的神话,新帝国的皇帝,永远光辉灿烂的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不需要别人的同情。

他是这么想的,又诧异于自己的想法。

“到了吗?”他艰难地开口,声音有抑制不住的嘶哑。
侍者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没人明白为什么他会把他最骄傲的敌人葬回地球;没人明白他为什么拖着被病痛折磨的躯体,来给奇迹扫墓。
知道的人已经全部长眠于永恒。

如今人们在讨论他的时候总喜欢拿他作对比。

神话和奇迹;常胜和不败;严苛的伟人和妥协的圣人;太阳和不愿熄灭的火苗;傲然的狮子和落魄的吟游诗人,多事者总喜欢把他和他描绘成相看两厌却惺惺相惜的对手朋友,可他们似乎都没意识到,他和这个男人甚至不曾真正见过一面。

后来的莱茵哈特在各种各样的资料里得以一睹他的尊容。并讶异于自己被有着那样一张脸和眼神的男人牵住了裤脚。但人又怎能仅凭一张脸去评说定论?莱茵哈特始终认为如果再多给他一点时间,哪怕只是一个下午,那么,他们可能就不会如此孤独。

而现在,他面对的,只有一块冷冰冰墓碑。

莱茵哈特如此得清楚,那不是杨威利,沉眠此处的只是这个名字寄居的那具土头土脑的躯壳,那个人还活着,活在所有经历过那场百年战争的人的意志里。他们把他的灵魂被撕碎,选取了喜欢的部分,安放在自己的心窝和笔尖。

可能莱茵哈特不久也会如此。

莱茵哈特把一束开的活生生的白玫瑰放在了死沉沉的灵碑上。

他转过身,示意身旁的人搀他一下,他可能真的站的太久了。

他一步一步的往回走,看起来远离了死亡,事实上却走向了她。

然后他停了下来,“那是什么?”他问,手指着不远处的一片废墟,那里有一块已被风磨的面目全非的石碑。

这里是新修建的墓园,住户只有杨一个,而这块石头却像个战士一样高傲地昂着它的头,莱茵哈特被它任性的行为所震惊。

随行的人告诉他,那是本来就在那里的标志物,是前人立的,所以设计师没有将他移除。

当莱茵哈特走过去,仔细辨认那上面的图案,但古早的语言已经失落了八九,况且墓碑上的花纹已经模糊不清,所以他除了一个可笑的圆形图案以外,什么也没认出来。

假如此刻有人从遥远的曾经踏古而来,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无限战争,他可能马上就会认识上面那行字,他也许会大喊“这是他们二人的悼念词!”

但是并没有这个人,那个圆圆的,左面是星盾右面是反应堆的图案也再没有人明白其中深意。

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My noon, my midnight, my talk, my song;

I thought that love would last for ever; I was wrong.

For Steve and Tony.
————————————————————

本报1日讯,

新帝国皇帝,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于本月初前往地球某墓地祭拜了自由领导者杨威利,陛下身体状况尚可。部分学者分析此举系向革命军首领示好。

亦有学者认为......

——————————————
本报26日讯,

帝国守护者,黄金狮子,新帝国皇帝,莱茵哈特•冯•罗严克拉姆病情恶化,于今日凌晨不幸辞世,举国哀悼。

皇后陛下表示,愿意继承其遗志,与自由行星同盟首脑进行会谈,鉴于新帝年幼......

————————————————————

“纽约,纽约,纽约,能连接上了吗?啊,我的天,终于!我是《号角日报》驻外记者,这里是前任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和钢铁侠托尼•斯塔克的葬礼现场,我们进不去会场,但可以看到二人的棺椁被合葬在一起,看来外界传闻是真的!浩克正把一块巨大的石碑插在上面...不,主持人,我们还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不过鉴于二人的关系和他们是这场战争唯二的遇难者,我们认为...哦,糟糕,浩克冲这边冲过来了...快快快,快上车,趁......”

——————————————

“嘿,看了昨天的新闻了吗?你猜怎么着?”

“你是说莱茵哈特皇帝去世了那个?”

“什么?他什么时候死的?哦,不,我说的是那个谁谁谁被老婆捉奸的那个......”

—————————

“我说,看昨天的新闻了吗?”

“看了看了,他俩居然真是基佬!枉费我还那么喜欢美国队长。”

“我跟你说,新闻上都说了……”

——————————end

谨以此文纪念我最喜欢的四个人物,

杨威利和莱茵哈特出自《银河英雄传说》,此书中二人是站在对立面的敌人也是互相牵制的对手,在莱茵哈特向杨抛出橄榄枝的时候,杨却被宗教狂热分子暗杀。在他逝世后三年,莱茵哈特突患重病不幸离世。

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出自漫威漫画,二人原著并非情侣,不同宇宙也有不同结局,但我却甘愿地希望他们是真爱,因为他们在一起真的可以很幸福。










Σ(っ °Д °;)っ写文的时候一直在听the fin的《Chains》,可我不知道怎么加链接。。。。。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就,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听到隔壁桌有个男的在跟女盆友吹牛X说“哎呀,这漫威电影呀,我都看了。”然后说了几部漫威的电影,女朋友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我在旁边一边吃饭一边“。。。。。”

接着这大哥说“这黑豹的版权可算从DC回漫威手里了。

”我:“?????”

之后他又说“DC那边吧,给他安了个女朋友,就,安妮海瑟薇演那个。”

我“!!!!!”

然后他跟她女朋友就讲了一顿饭的蝙蝠侠。。。。

图源来自网络。